WAN

心理学本科就读中,吃鸣佐鸣。

这一切都是生存取向。

也想学习写东西,不知道怎么开始。

写日记

今天去爸爸的学校发问卷,在这个过程中难得的和爸爸交流了很多,发现爸爸给我的感受和他真正所想的并不一样。每次回家,都能感受到父母的疼爱,好像我真是个值得疼爱的孩子一样。
这次去发问卷,我发现我爸爸在别的老师的心目中是个好老师也是一个人品很好的人。我在想为什么我出去的时候想到了大多是负面的东西,为什么出去时老是在幻想里去得到愉悦,难道只要接触现实就只会有负面的想法吗?明明大家都很好,未来也有希望,可以从身边获得营养。我觉得这是我思维习惯的问题。我觉得我学了心理学最应该改变的是心态。
生活中应该有很多很好的东西可以记录吧,今天看到有人在读北岛的《城门开》,好想再看一边,对那本书,关于光的描写印象深刻。

找到了小时候觉得奇怪。长大常常会想的文章


你还没有向我求助
2002年10月27日,卢拉当选为巴西第四十任总统。这位工人出身的劳工党候选人,3岁在街上擦皮鞋、12岁到洗染店当学徒、14岁进厂做工,只读过5年小学。在21世纪,能以如此卑微的身份登上总统宝座,是非常罕见的。许多传记作家都想揭开卢拉的成功之谜。
前不久,卢拉总统前往一个名叫卡巴的小镇视察。该镇的小学请他带领学生上一节早读课,卢拉总统欣然同意。
卢拉总统领读的是一篇题为《我的第一任老师》的课文。读完后,一位同学怯怯地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大胡子总统,您的第一任老师是谁?”
卢拉总统深思了片刻,在课堂上简短地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也是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我放学回家,在准备开门的时候,钥匙找不到了。当时我的爸爸在贝伦码头,妈妈去了一个叫蒂若卡的地方,他们星期天才能回来。怎么办呢?于是我转到房子的后面,想从窗户里爬进去,可是窗子是从里面关死的,不砸坏玻璃就无法进去。就在我准备爬上房顶从天窗里跳进去的时候,邻居博尔巴先生看到了我。“你想干什么,小伙子?”他问。
“我的钥匙丢了,我无法从门里进去了。”我说。
“你就不能想点办法吗?”他说。
“我已经想尽了所有的办法。”我回答。 “不会吧?”他说,“你没有想尽所有的办法,至少你没有请求我的帮助。”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把门给打开了。当时,我一下愣住了。原来,我妈妈在他家留了一把我家的钥匙。
你如果问我,谁是我的第一任老师?我认为是博尔巴先生。
卢拉总统和同学们告别了,这个故事从此也就传开了。当这个故事传遍整个世界时,也许不会再有人对一个只有小学文化但善于以生活为师的人当选为总统感到惊奇。

同人作者好细腻

我觉得写同人的人,大抵都是心理细腻,关注细节,容易动真情第人。